关闭
老人出书 家族出书 单位出书 教师出书
学生出书 自费出书 博客出书 其他出书
 
 

手机:13037972986

电话:0951-7895312 7895346

腾讯QQ在线客服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园

网址:http://www.csw66.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 信息详情

绿色浪漫(长篇小说连载)(石言)

发布日期:2022-06-18 07:29:34 


由于天冷,训练中,新兵的手脚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冻伤问题。我因年龄较小,我的手脚冻伤的程度要稍微严重些。另外,我的肘部也因支撑枪过久而破了口子,流出的血把肘部与袖子冻在了一起,脱衣服时扯下了一块皮,再次血流不止。经连里批准,我因伤在营房休息三天,只出早操和参加队列训练,不参加战术和射击训练。
训练队政委担心我情绪低落,专门安慰和鼓励我,要我做一个合格的兵,一定要强健体魄,苦练杀敌本领。手上的小伤很正常,也不要紧,是对自己成长的奖赏,很快就会好的。同时,要我休息期间,为队里出两块黑板报。考虑我的手不方便,政委同意我从全队挑出两个有高中文化和一定绘画基础的新兵,请他们帮忙。
帮我出黑板报的兵是挑选出来了,可黑板报出什么内容都让我作难了。苦思冥想半日,终于有了思路:何不写写关于我们新兵的从军志向和军营火热的训练场景的诗呢?再配以训练士兵的画,那不就完美了吗?就这么定了,本期黑板报以沙场练兵为主题,绘画以训练时的场景为中心,配以诗歌。
想到此处,为写好诗,我费尽心神。由于文学功底不深,我坐在宿舍里一边握着因冻伤疼痛得难以握笔的手,一边思考着诗的主旨和遣词,可怎么也下不了笔。任凭我抓耳挠腮也难以得法,简直就如牛啃南瓜,怎么也无从下(口)手,好半天没想出一句像模像样的诗句来。
突然,外面传来坦克的轰鸣声,一下子刺激了我榆木一样的脑袋,让我灵光闪现。于是,我的脑海里过电一般,回首从成都出发到白洋淀的过程,想着入伍到新兵营两个多月来的所见所闻,以及在新兵营入伍表决心大会上,我和我的战友们面对军旗庄严宣誓,表达从军的志向和军人的豪情壮志,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迅速打开笔记本,请帮助我出黑板报的战友拿起笔,一首豪壮的诗《兵车行》呈现在了笔记本上:
 
兵车行
北大营
何处潇潇斑马鸣
挥手别故土
豪情满怀戍边关
从军报国男儿情
一身戎装添英姿
艰难怎可屈
壮志可凌云
操场练
北风吹
处处扬威喊杀声
为国挥洒男儿志
怎惧马革裹尸身
手握钢枪凌霄汉
冲锋激起雪千堆
五角星
红领章
心向北京祖国情
驰骋疆场好男儿
苦练杀敌真本领
胡马怎敢度边关
卫我祖国永安宁
 
写完这首诗,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也把积压在胸中好一阵的情怀一吐为快,心里好不惬意。
第二天,我把所出黑板报内容的想法向政委作了汇报并把我的诗稿报送政委。政委同意了我们的想法,特别是看了我的诗后大加赞赏,他还在周末的政治教育大会上念了我写的这首诗,也表扬了我们出的黑板报主题鲜明、图文并茂、生动形象。
有了领导的肯定,我训练和工作的热情暴增,没日没夜地表现自己。
每当训练间隙,我就为战友们表演拳术,打出了连环拳、长拳和八极拳等一套接一套,在战友们的喝彩声和掌声的鼓舞下,我越打越来劲,直到上气不接下气才罢休。
入伍以来,无论军事素质,还是文体活动,我都主动担当,冲在前面,各方面表现得到各级领导的肯定。不久,我调到训练队队部工作,成为训练队的文书兼通信员,这是新战友们最为渴望和羡慕的工作,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一个小小的进步。
“我成了队部的人,”我沾沾自喜起来。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好事,除上午参加室外训练外,下午我就能在温暖的队部工作,不用再受室外冰天雪地训练之苦。
为此,我有了机动时间,让我常常想起师傅和二舅母临别时要我在部队干出一番事业的叮嘱。我想,要在部队干一番事业,学好文化课,考个军校,提个干是基本前提。这下好了,我有空闲时间看书学习和写作。主要是我初中未毕业就来当兵,必须把文化课补起来。
写诗也是一种学习。在队部工作这段时间,我除了工作就是学习高中文化课程和写诗。写诗成了我最爱做的事,也成了我的必修课。自费出书#自费出书网#自费出书流程#自费出书费用
到队部第二周的一个上午,我回班里参加野外战术训练。那天风大雪大,吹得眼睛都睁不开。天上下的雪像老家山里飞起来的马蜂,铺天盖地而来,飘飘洒洒降到地上,不一会全身上下被雪裹着,我们都成了雪人。大家披着一身雪白,一会静卧在雪野里,一会迅猛地跃起冲锋,一个个像白熊,摸爬滚打,表现英勇无畏。
有意思的是,我们坐在一个小山坡上休息时,一阵强劲的狂风将九班一个战友的“雷锋帽”吹走了。那帽子在白桦林间飘舞,一会在空中翻飞,一会掉在雪地里翻滚,大家欢笑着飞奔过去追抢那顶“雷锋帽”。
追逐中,有的摔倒了,站起来时浑身雪花,宛如平地钻出个雪人;有的二人相撞倒地,爬起来两只白熊;有的摔在地上四脚朝天,在雪地上顺坡滑动,好似滚动的雪球……总之,姿态可掬,花样繁多,可以说洋相百出,趣味无比,简直就是一出风雪中的喜剧。
看到这情景,我心潮律动,觉得这是一幅多么美好的雪地画卷呀,一定要把它刻画出来。于是,我脑海转动,细密构思。回到宿舍当晚,我提起笔,一首小诗《北方,战士的风雪怀想》跃然于纸上:
 
祖国的北方
是冰雪的故乡
紧握钢枪的手早已冻僵
抬头远望
滚动一片白茫茫
那是同驯马汉子一起
飞翔而来的野性“烟泡”
吹着尖厉的口哨
旋转着
卷昏日月之光

北方的大风雪哟
你像一个流浪汉
发疯似的撕碎那件白色老羊皮袄
或许是哪个女神一不留神
失手打开了上帝的蜂箱
撒出满天的银蜂子
欢舞着扑向大地
铺展一片白色苍茫

北方的大风雪哟
像蜂拥而来戒严的士兵
把所有的道路封闭
把野兽锁在山腰间的洞穴中
把山雀锁在森林的草窠里
把猎人的勇敢和黑亮的钢枪
锁在滚烫的火炕上

北方的大风雪哟
抚摸着士兵的军服和寂静的山岗
追赶着我们这群绿色雪虎
把浑身上下染成一片白霜
嘴里喷出的团团白雾
如冒出热气的温泉口
寒风鹰爪一样抢去了我的军帽
像一只被追逐的山鸡
一会儿在空中
一会儿翻飞在地上
我们追赶着
欢笑着……
不知谁跌倒了
爬起来一只白熊
憨态可掬的样子
总是惹起一阵阵开心的哄笑

北方的大风雪哟
吹得眼神模糊了远方
可我们不会忘记职责
紧紧握着手里的钢枪
我们静卧在雪地上
用身躯温暖风涛雪浪
刺刀撞击冰块闪出寒光
眼睛凝固成冰雪中永不干涸的湖泊
始终注视着远方
身后是祖国的大好风光
还有种在军营的小白杨
冰雪伴随着战士
守卫着祖国的边防
面对艰难与死亡我们从不退让

北方的大风雪哟
你是好男儿心中的浪漫与激昂
突然
是谁哼起一支歌
“手握一杆钢枪……”
如泰山般雄伟
如洪流般豪壮
唱得男儿心潮澎湃
激起我们斗志昂扬
那歌声
使我们血管里的抗寒系数陡然增长
使理想的方位线在心中更加熠熠闪光
遥望远方
点缀恬静夜晚的灯火
像雪山上一颗颗晚秋残留的红山果
静静地摇曳着战士的风雪怀想……
 
除了想表达内心的情感外,我写诗的时候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冲动和向往。写完这首诗后,我内心又产生一种难以抑制的舒畅和安定。
枪刺上冰冷的包子
新兵营区每天从早到晚都要安排新兵站岗放哨,其中固定哨一人、流动哨一组二人。一次轮到我上夜岗,是与何二娃一起上半夜两点到凌晨四点的流动哨,可以满营区到处游荡。
因训练强度大,身体消耗就大,白天吃得饱饱的,到了半夜肚子总是咕、咕、咕地叫个不停,让我们饥饿难当。我俩边走边听肚子唱歌,唱得心慌意乱,两腿发软,两眼直冒金星。
当我们走到炊事班外时,看见挂在食堂门口那个写着“新兵一连食堂”的牌子时,由于条件反射,肚子立即显得比之前还饿。
何二娃提醒说:“昨天周末,晚饭吃的是粉丝白菜包子,我看见炊事班的蒸笼里还剩下不少,可惜吃不上。”
我说:“走,咱俩过去看看。”
走进炊事班,到了分发饭菜的窗口时,我用手轻轻一拨,那个窗口的小门居然开了,我心里涌起一阵窃喜。借着微光,我看见那个装着包子的蒸笼静静地安放在厨房灶台的大铁锅上,太诱人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对何二娃说:“真想吃,可够不着。”
何二娃饿得急中生智:“我们可以用枪的刺刀挑呀!”
“真是个好主意。”我说:“你去放哨,别被领导发现了,有情况及时告诉我,我用枪刺试试。”
何二娃出门后,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用枪刺一点一点地轻轻地挑,没想到,试验成功了,蒸笼盖子被我挑开了一个小缝隙,我看见了那一个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大包子,它们透过蒸笼的缝口在向我微笑、招手。我太兴奋且太激动,我想快点把蒸笼盖子开大点,急于把那些诱人的可爱无比的大包子弄到手,结果做贼心虚,用力过大,把蒸笼盖子掀到地上去了,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吓了我一大跳。我赶紧跑出来问何二娃:“没人吧?”
何二娃站在门外听到响动也吓得不轻,喘了口气,用颤抖着的嗓子小声说:“没……没,没人。”
真是越心虚越来事。
这时三排长来查哨,老远就用手电筒照着我俩喊道:“口令?”
本该我们先问他口令的,结果他先问我俩了。
一紧张,我答道:“包子。”
三排长快速走过来,用手电直射我的眼睛:“你说什么?”
我慌忙说:“长城。”稍一镇定,我才反问三排长:“口令?”
三排长也回过了神:“长城。”
三排长有些不满地说:“怎么搞的?搞什么名堂?”
我俩不敢吭声,等三排长走远,才回过神来。我对何二娃说:“不能前功尽弃,我们继续吧。”
于是,何二娃还到门外“放哨”,我继续偷包子。
我的手尽可能地把步枪伸长,用枪刺对准那一个个长相极其可人又饱满十分的大包子捅了下去,一刀捅一个,连续捅了五个包子,一个接一个地捋下来放进了军衣兜里。考虑五个包子二人不好分,我鼓起勇气屏住气息,小心翼翼地再把枪刺伸进去捅上最后一个包子拿出了小窗口,六个包子到了手,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想用枪刺把掉在地上的蒸笼盖子挑回原位,可努力了半天也未成功,为避免被人发现,此地不可久留,我们三步并作两步,赶紧离开了炊事班。走到一个阴暗的拐角处,我分给何二娃三个包子,我们三口并作一口,三下五除二,眨眼的工夫那六个渴望已久的包子就分别进了我俩的肚子,随着肚子里的一声咕噜,包子虽不见了踪影,但香味却溢满了嘴巴。
因吃得太急,我俩差点噎闭了气,又不得不快速跑回炊事班,拧开水龙头,用力灌了几口冰凉的水才解决了哽噎的问题。
可是,三个包子刚下肚一会儿又打起了饱嗝,声音在夜深人静时显得比较响亮,我俩顾不了那么多,迅速逃离了炊事班,逃得越远越好,继续我俩的流动哨……
我突然想到:要是明早炊事班发现包子少了会怎么样?晚上又是我俩的流动哨,会不会查到我们头上?我问何二娃。
何二娃紧张地说:“他查他的,反正我们不承认就没问题。”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点了点头。
可第二天过去了,第三天又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担惊受怕的我俩终于把那颗提着的心,与包子的滋味一起深深地放进了自己的肚子里。#自费出书要多少钱#自费出书一般多少钱#自费出书需要多少钱
 
关于我们 | 出版流程 | 基本价格 | 新书展示 | 精品图书 | 版权转让 | 咨询回复 | 联系我们 |
宁ICP备20000515号-1 宁公网安备 64010602000777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新出银字第061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4110022774484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