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老人出书 家族出书 单位出书 教师出书
学生出书 自费出书 博客出书 其他出书
 
 

手机:13037972986

电话:0951-7895312 7895346

腾讯QQ在线客服

地址:银川市金凤区新昌西路132号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图书编著中心园

网址:http://www.csw66.com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原创天地 > >> 信息详情

绿色浪漫(长篇连载)难吃更难忘的那盆凉水面棍(石言)

发布日期:2022-06-06 07:32:32 


 

第二天早上八点,起床号响起,班长的声音像炸雷:“起床!起床!赶快穿好军衣,扎上武装带,到操场集合!”
很快,全连集合完毕。
天,还静静地飘着雪花,不一会大家的军帽、军服上都沾满了白雪。南方来的我们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雪,都兴奋不已。
哇!好一派北国风光。
连长训完话,由各班长带大家吃新兵营的第一顿早饭。当班长带着我们蹲在雪地里围成一圈后,炊事班的两个同志抬着一个大铝盆,吃力挤到我班围成的圈内,把盆子放下就走。过一会儿,炊事班的同志又拿来十个大瓷碗、十个小勺子和一碗白白的东西,同样放下就走。
班长说:“开饭了,今天是大家到新兵营的第一顿饭,一定要吃饱,必须抓紧吃,十分钟后到连部集体学唱军歌。”他边说边叫我帮忙把碗和勺子分发给了大家。
大家低头一看,都异口同声地“啊”了一声。
我认真一看,问了班长一句:“这是什么?”
班长瞪着眼狠狠地从嘴里蹦出两个词:“早餐!面条!”
我的天,在家时从未见这样的面条。这是一盆用凉水泡着一根卷曲在一起、比筷子头还要粗的面条,大铝盆的旁边插着一双比吃四川火锅专用的筷子还长还粗的筷子。
那面条与其说是面条,不如说是面棍更确切些。
全班无一人动筷子。
班长急了,他吼道:“快吃,谁不吃谁就站在这里!”
可班长一连吼了几声,也无人问津。
看着班长急得直冒火,也确实太饿,肚子从见到面棍时就条件反射,咕、咕、咕地叫个不停。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民以食为天,吃饱肚子是前提。我迅速而果断地拿起碗,一把抓起盆里的长筷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为自己挑起面来。可那面棍又粗又长,加上凉水一泡十分滑溜,挑是挑不起来的,只能用力缠绕,把面缠在那粗筷子上,再用勺子敲断,好不容易才弄到碗里。
班长用赞许的眼光看了我一眼,轻言细语地说:“旁边那个碗里有盐。”
我才知道,原来大铝盆旁边那碗已被雪花覆盖的东西,是给我们拌面棍吃的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调料。想想在四川老家吃面时,没有八种也有五种各种美味调料相伴的幸福日子在这里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碗筷是冰凉的,面棍是冰凉的,盐是冰凉的,一切都是冰凉的,唯有心是热乎的。
我咬紧牙关哽咽着艰难地硬是将这碗极难吃的面棍吃了下去,差点把眼泪都噎了出来。
可是,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吃下去了别人不愿意或者不敢吃的面棍,吃下去了我参军入伍进入军营的第一顿饭,第一顿难吃的饭,也许今后每天都将面对这样难吃的饭,我必须训练增强自己适应艰苦生活的能力。
班长说:“你们看,你们看看,石言比你们小,却比你们强,他给你们做了示范,就这么吃。”
何二娃见我吃了,也毫不犹豫地抓起那双大筷子,照着我的法子,搅了一大碗,呼、呼、呼地大吃起来。
大家面面相觑,也可能以为这面棍并非想象中那么难吃,慢慢地也争先恐后地吃了起来……
这样,不一会儿工夫,那盆面棍被消灭光了。
不知什么时候连长站在了我们班的后面。他赞许地说:“八班不错,大家都吃了,很好!”
说到这里,连长掏出哨子用力一吹,喊道道:“全连集合,八班不动。”
全连集合完毕后,连长讲了话:“同志们!当兵为什么?不能吃苦算当兵吗?当兵就是来吃苦的,就从今早这盆面条吃起。如果你们连这盆凉水面都吃不下去,将来你不会是一个合格的兵!”
他停顿了一下,挥着手接着说:“你们要向八班学习,八班的同志们把这盆面条都吃下去了。从一班开始,请各班长依次带大家过去看看。”
于是,我们班的“面棍盆”被全连干部战士轮流观赏了一遍。
原来,一开始不想吃、不敢吃这面棍的不只我们班,全连都一样。
各班向我们班学习后,班长带头,全连把面都吃了下去。出书#出书网#出书流程#出书费用
在新兵开训动员会上,训练队长和政委还表扬了我们八班。从班长到我们,全班都很受激励,增强了我们在训练中吃苦耐劳的决心,也增强了我们把自己练成一个合格士兵的信心。
半个月后,我被任命为八班副班长,成了新兵营最小的班副。
新兵营的第一滴泪水
经过一个月的艰苦训练,我们有了一点点兵的样子。
月底一天上午的训练刚开始,全体新兵集合完毕后,政委讲了话。他说我们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军事素质有了提高,开始像个兵了,今天举行帽徽、领章发放仪式。
训练队领导点名让我和二连一个大个子兵,一高一矮上台代表全体新兵表了真正成为一名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决心。全体新兵,面对军旗作了庄严、郑重的宣誓。同时,领取帽徽、领章,并让我们班长上台作了帽徽、领章缀钉示范。
在新兵训练队全体干部战士面前露脸示范,班长和我都觉得很光荣。
示范后,政委又讲:“今天,戴上了帽徽和领章,你们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面对军旗宣誓,你们正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担负起保家卫国、扛枪为人民的历史使命和军人的职责;从今天开始,你们不再是学生、孩子,是革命战士,是人民子弟兵了,你们的一言一行都要严格要求自己,都要像一个兵的样子,都要为人民增光,为家乡父老添彩。大家有决心和信心吗?”
训练队一千多名新兵异口同声,大声喊道“有!有!有!”
那声音震耳欲聋,也喊得自己热血沸腾。
我想,原来接到入伍通知还不算兵,只能算“准士兵”,戴上帽徽、领章才算真正的兵!
回到宿舍,想到盼望已久的帽徽、领章终于发下来了,我们成为了真正的解放军战士,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开始缀钉帽徽和领章。
我因荣幸地担任了副班长,除了训练必须全程参加外,还要协助班长做些班里的工作。同时,担任了新兵训练队的宣传员,承担了训练队的宣传和出黑板报的工作。
忙完了公事,等大家休息了,我开始缀钉我的帽徽,缝缀我的领章。
在家时,缝缝补补的活我从未干过,都是母亲和姐姐代我做,今晚要自己缝领章,这对我来说是一件极艰难的事。
我跑到连部,在灯光下,第一次拿起了刚到新兵营时部队发的针线包开始缝缀。由于不熟练,仅针穿引线就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开始缝领章,结果一不留神,穿过衣领和领章的针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左手拇指,痛得我大叫一声,显得十分狼狈。
我仔细一看,鲜血从拇指被针扎的地方冒了出来。看着流出的鲜红的血,想想到新兵营吃的第一餐就是极难吃的面棍饭,特别是在家时那些从不动针线、吃得好、处处有人照顾的好日子,手痛和心痛交织在一起,加上连部没人,我就毫不顾忌地抽泣起来。
这时我真正成为一个兵后第一次流泪。
我用嘴嘬去拇指流出的血,抬头之时,咸咸的味道使血与口水融在一起,伤在手上,疼痛却融进了心里,泪花闪动在眼里。
透过窗户,看着天上挂着的月亮,我想那月亮一定是我想念母亲的月亮,我多想这时母亲在我身旁多好呀!母亲要在这儿,我就不用干这事了,也就不会被针扎到拇指了。越想我越伤心,泪水滴滴答答像断了线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我正伤心时,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谁在连部哭呀?”
我赶紧擦干眼泪,紧张地站了起来。
这时指导员进来了。
他说:“哦,原来是小石呀?怎么哭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指导员,缝领章针扎到手了。”
指导员说:“扎到手不要紧,是正常现象,我当新兵缝领章时,也被扎过。疼是疼点,一会就好。这是我们新兵应当经历的过程,没有今天扎手的疼,就没有明天熟练的不疼。”
指导员边说边抓起我的手认真看了看流血的地方,就叫卫生员拿酒精来为我消了毒。之后,指导员手把手耐心细致地教我如何用针缝领章。
帽徽、领章缀钉缝好后,指导员又帮我把军衣、军帽穿戴好。对着连部的衣帽镜我照了照,头上有颗闪亮的五角星,军衣领子上有鲜艳的红领章,映衬得自己无比的精神。就时,我意识到,我和我们这才真正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我挂着泪珠的脸上立刻由阴转晴露出了笑容。
回到宿舍,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我的心情难以平静。我翻身下床,借着月光,提笔写下了诗《想念母亲的月亮》:
 
这是一个冬风萧瑟的夜晚
我听到窗外风儿轻轻的呼唤
那是妈妈喊儿的声音
来得却那么遥远
月亮捎来想娘的甘露
湿透了游子脆弱的心坎
寒夜的星空里
悄悄走来的却是一个不眠的企盼
月色朦胧
今夜思念凝重
诉说乡思的脚步
走近了又走远
月亮把心儿变成了手掌
托起儿子满是泪珠的脸
描绘冬天无边的夜色
写满的却是儿子无限的伤感
我的泪眼
空洞无言
搅动不安的思绪
在胸中纠缠
窗外,大风吹动的
是无怨无悔的辽远
妈妈,您抬起头看看天上吧
那弯弯的月儿
就是儿子想您的脸
 
第二天上午,看到操场上头戴五角星、领缀红领章的一片闪闪发光的我们时,我意识到我们真正实现了由民到兵的转折,我的心情大好而激昂,自豪感油然而生,自信心陡涨。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部队干出个子丑寅卯来。否则,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对不起带我从军的王政委的知遇之恩、师傅王登洲和小刘老师的培育之恩。
冰冷的钢枪
队列训练两个月后,更令人振奋的好事发生了。
“我们要发枪了!”
一天中午,不知是谁在我们班营房门口大喊了这一声。这一声就像春雷炸响,听得大家心潮澎湃、血脉贲张。
对于从小就想当兵的我来讲,也许和诸多男生一样,当上兵,手里再握上一杆真正的钢枪,那该多么威武雄壮呀!
手里有了枪,才算真正意义上的兵!
果然,下午新兵训练队全体集合,队长宣布了训练队党委决定,给新兵发枪。副队长讲了枪械管理使用规定,政委提了要求。各班领枪带回后,班长又详细讲解了使用和保养枪械的要领。
从第二天开始,我们全体新兵被车拉到了五公里外的射击场,开始了操枪训练。
这里是北京军区某集团军的战术和坦克训练场。
虽是寒冬,但该集团军的战友们早已在这里展开了火热的训练。只见操场上坦克轰鸣,杀声震天,练战术的、练刺杀的搞得漫天的尘土飞扬,好一派热火朝天、热气腾腾、生龙活虎的练兵景象。
正当我们列队完毕后,该集团军一队背着钢枪的士兵雄赳赳、气昂昂地一路小跑,来到我们面前。
随着一阵阵响亮的口令声,他们列阵为我们新兵作了精彩的刺杀表演。
伴随喊杀声,老兵们闪展腾挪,或攻或守,招招凌厉,好不威风,各个动作刚劲有力、整齐划一,令我们羡慕不已。
表演过后,表演的老兵按顺序一人领我们一个班,带到指定地点,开始教授我们如何拆解、组装枪支,等我们熟悉基本拆组方法后,又教我们持枪进行卧倒、起立两个动作的反复训练。
虽然,十二月的北洋淀气温在零下二十度左右。但是,第一次拿到真枪的我,那种喜不自胜的心情一直快乐着、温暖着自己,加上卧倒与起立动作的训练,使身体内外都热乎乎的,以至于不知不觉中,一个下午就这样快速地过去了。
我们从见到枪的那刻开始,激动就充斥在心里,兴奋就荡漾在脸上。训练结束,回到营房,我们的热度仍未减退,战友们的话题始终围绕着枪、谈论着枪。高兴并未因第一天的训练结束而结束,兴奋也一直在心里咣当不停。
夜里,熄灯号吹响后,我头枕着兴奋进入了甜甜的梦境。我梦见自己提着那支半自动步枪走上了炮火纷飞的战场,高喊冲呀、杀呀,疯狂地向前冲锋,以至于差点一脚把睡在旁边的何二娃蹬(四川话,“揣”的意思)到了炕下……
第二天,我们开始进行射击训练,苦头开始了,麻烦也来了。所谓乐极生悲就是这样来的。
由于场地的限制,加上某集团军坦克兵训练的马达轰鸣不断,还有步兵进行战术与刺杀训练时高分贝呐喊声时而高起,为避免训练场的影响,我们被拉到营区外的野地里进行射击要领训练。
射击训练分为有依托和无依托两种,有依托和无依托又都分为立姿、跪姿和卧姿三种射击方法。某集团军的班长讲完三种射击姿式的要领后,又分别作了动作示范。接下来就轮到我们练习了,先进行卧姿无依托射击训练。
由于天气十分寒冷,训练场地面被冻得坚硬如铁,全身趴在地上很快便被冻了个透心凉。加上又是无依托,定好标尺,两肘着地,双手举枪并将枪稳稳地托起,三点一线瞄准靶心。这个动作实在太锻炼人,更考验人的毅力、耐力和手肘的支撑力了。手上既不让戴手套,手肘下面又不让垫个什么软垫子之类的东西,连一把干硬的干草也不让垫。
五六式半自步枪有三点八五公斤重,素称“七斤半”。对于一个刚到十四岁的娃娃兵来讲,举在手里的分量是可想而知的,好在自己自幼随师傅习武,有一定根基,勉强能够坚持一会儿。很多战友可受不了,练习一会儿大多就累得举不动枪了。
我咬牙坚持着。冰天雪地中的射击训练,岂止是练射击呀,练的是人的身体、意志、胆气、血性和体魄。可趴在地上,举不了一会儿枪,我就有些坚持不住了,浑身上下就被冻得生疼,特别是两个支撑枪的手肘部连冻带累,早已失去了知觉。
握在手里的枪成了一根沉重而冰冷的铁棍,既冻手又压人。一个小时后,当排长吹休息哨时,我冻得已经无法自行爬起来。最要命的是好不容易爬起来,列队完毕后,大家又要顶着呼啸的北风,一动不动地听班长对训练情况的讲评。
由于听得专心,班长讲评啰嗦,时间一长,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因气温太低,我抓枪的右手掌与枪身粘在了一起难以分离,只要手一动,便疼得钻心,我只能咬牙强忍着。
解散后,班长发现了我的情况,马上跑过来用棉帽裹着我的手,过一会儿又抓起一把地上的雪轻轻搓揉,嘴对着手与枪的粘连处不停地哈热气,折腾了好一会儿,疼痛得麻木的手才慢慢有了知觉,缓过一点劲儿来。
回到营房,卫生队的医生用纱布蘸冷盐水慢慢浸泡我抓枪的手,好不容易才将手和枪分离开来,我的手冻伤比较严重。
发生这种事的不止我一个。
连长知道这种情况后,狠狠地剋了某集团军的班长们一顿。那些班长都很委屈,他们的手经过长期摔打早已练得皮糙肉厚,哪里还怕冻呀!
可是,他们忽视了我们这些刚刚出校门进入军营,未经几天打磨的学生娃的手,除部分农村兵外,大多细皮嫩肉的怎么经得住这般磨砺呀!后来的射击训练,按训练队要求每人都戴上了手套,而且十五分休息一次,避免像我这样,手与枪冻在一起。#出书多少钱#出书一般多少钱#出书需要多少钱#出一本书多少钱#出一本书需要多少钱#出一本书要多少钱
 
关于我们 | 出版流程 | 基本价格 | 新书展示 | 精品图书 | 版权转让 | 咨询回复 | 联系我们 |
宁ICP备20000515号-1 宁公网安备 64010602000777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新出银字第061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641100227744848C